父親病逝,母親不管不問還欠撫養費,14歲男童喊話:不要錢,回來繼續當我媽

夫妻離異,最受傷的是雙方的親生骨肉——孩子,特別是學齡兒童,父母之愛不能兩全,精神上遭受重創。如果撫養費不能到位,更是雪上加霜。為此,離婚了,撫養費應當及時支付,別再難為親生骨肉。

"這孩子是俺侄,他爸2019年因病死亡後,對他心裡的創傷太大了,情緒低落,在學校也不合群了。「14歲的趙新新,站立在姑姑家,在窯洞裡烤火後,中午時分,望著家的方向,沉思許久,他現在成了水中的浮萍,最親的人只剩下媽媽,但因為和爸爸在2014年鬧了矛盾後,他就再也沒見過媽媽了。他不知道媽媽去了那裡?

趙新新的父母在2014年發生了一次矛盾後,於正月初四離家出走至離婚,期間母親張淑敏提出了兩次離婚,在2018年6的時候,伊川縣人民法院判決趙新新的父母離婚,他跟著父親趙利輝生活。可天有不測風雲,多病的父親知道時日不多,到處打工掙錢,為趙新新修建了房屋,在2019年9月份左右,還是永遠的離開了他。趙新新失去了最可能依靠的親人。

趙新新的姑姑介紹說,趙新新的家在伊川縣彭婆鎮趙溝村,目前上初中一年級,跟著大伯家吃住。」孩子之間總會發生矛盾,前兩天和他伯家的兒子因為瑣事發生了矛盾,他們打架了,對方說,最好走遠點,該去那裡去那裡,別在我們家添亂了。」接到趙新新大伯的電話後,他們兩人勸解了一番,孩子還是痛哭流涕,無奈之下,把孩子暫時接到了家裡居住。

趙新新成了事實上的孤兒,他的媽媽不知道去了那裡,很少對他有關心和探望。「孩子的大伯對趙新新還是不錯,照顧其飲食起居,都是山村人經濟也不富裕,孩子新學期的學費沒有著落,也找過村裡申請低保,但村裡提出要交出承包的土地才給予辦理,孩子的大伯認為不公平,就一直擱置著。」趙新新的姑姑,不明白村裡為啥提出這樣的無理要求。

「新新的父親在病亡前給他交了一學期的學費,但過完年開春這個學期的學費和生活費,目前還沒著落,只能靠找親戚借點了。」即使再難,總不能讓孩子失學吧。

趙新新的姑姑就孩子的撫養問題諮詢了河南惠人律師事務所的石子強律師,石律師認為,父母是孩子的法定撫養人,父親死亡後,母親是第一撫養人,應當承擔起撫養孩子的義務,如果有困難,可以求助各級民政部門。拒不撫養孩子的,涉嫌刑法上的遺棄罪,處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管制或拘役。

」其實,我們就是想讓她母親張淑敏回來,沒有人能代替母愛,孩子的性格健全和塑造,母親的參與,決定著孩子未來的好壞。「離婚判決書上寫明,張淑敏要承擔孩子的撫養費2萬元左右,一直也沒兌現,其實兌不兌現已經不太重要,畢竟孩子的母親也比較難,但承擔孩子到成人的這一段撫養義務,是重要的責任,不能逃避。

趙新新的姑姑說,來到家裡後就往窯洞裡鑽,怕見任何人,在裡邊一個人烤火。「雖然心疼,但沒有任何辦法,親戚們接濟著,孩子生活上沒任何問題,但成長中的心理問題,如何解決?」

「聽說了,孩子的媽媽張淑敏還開了視訊號,自己沒事拍拍視訊,翻看了她的某平臺視訊記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但對孩子的撫養責任,卻是缺失的。」面對我們的來訪,趙新新也儘量的避談媽媽的話題。我們相信,沒有融化不了的堅冰,尤其是作為有愛的母親,只需要承擔一點點的責任即可。

趙新新的姑姑新年也有個願望,希望孩子能快樂開朗起來。如果符合條件,當地的村委會能給孩子申請個低保,雖然錢不會多,但孩子能有自己的錢花,也不用更多的張開手求助別人了。「孩子一天天的長大,等有了勞動能力,就能自立了。」趙新新的姑姑說,這個過程很難,但沒有選擇,新新常念叨,還是希望媽媽張淑敏回來,他也會敞開心扉聽媽媽的話,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