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2次被頂替的農家女在杭州買房,同學:她頂替你又怎麼樣?現在過得還不如你

苟晶,42歲,面容白皙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是一張標準的國字臉,曾被同學戲稱為"學霸臉"。

從小到大,擁有"學霸臉"的苟晶基本沒掉出過班級前五,哪怕是高三的尖子班。滿分900分,她平常都考700分以上,所以,苟晶從來沒有想過會落榜,不出意外的話,她會上北京的大學,擁有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

全班56人,唯獨自己落榜

1997年,七月,19歲的苟晶騎上了家裡唯一一輛二八自行車,頂著烈日,騎了30裡路趕到濟甯實驗中學。

一路上,她都在憧憬著美好的未來,能去北京上大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以後找一份好工作,減輕家裡的負擔。

然而,穩操勝券的苟晶卻被前面的畫面驚呆了,她看到了自己的分數,500分出頭一點,紅底黑字,非常扎眼,班裡的最低分。

苟晶至今記得,班上56名同學,除了成績最差的一位同學上了大專,其他同學都上了大學。只有苟晶自己,連大專也沒考上。

不認命選擇複讀,再次落榜

和來時的意氣風發不同,回時的苟晶都忘了自己怎麼回到的家,想到務農的父母,輟學供自己讀書的二妹。還在讀小學六年級的三妹,苟晶悲痛欲絕。

十年寒窗苦讀換來如此結果,苟晶不願認命,選擇複讀。

那一年她經歷了什麼,只有她一人知道,多少次日日夜夜的堅持,多少次被憋回去的淚水,父母姐妹殷切的眼光,都帶給她無限的壓力。

不過幸好,付出得到了回報,在高考兩周前的那場模擬考試中,在全區幾萬名學生裡,苟晶考取了第四名,同學們羡慕的眼光讓她覺得,這次沒有問題。

然後命運再次給她開了一個玩笑,滿心期待的苟晶在隔壁鄰居家裡通過電話查詢獲知了分數。她不敢相信,含著眼淚又騎車30裡去了學校。

還是那個結果:只比去年多了兩分。她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出學校的,她想不通。在之後的兩個月裡,苟晶閉門不出,家人害怕她會發瘋,但她沒有。

沒有填志願卻收到一封錄取通知書

1998年8月,苟晶收到了來自湖北黃岡一所中專院校的錄取通知書。詭異的是,她根本沒有報考那所學費昂貴的學校,但在父母的勸說下,苟晶來到了這所學校。

苟晶回憶,那所位於黃岡的中專,所處之地一片荒涼,在苟晶眼中,"根本就不像個學校,連我們高中都比不上。"

隨後,她被分在發配電專業。可令苟晶覺得訝異的是,班級同學的生源地都很集中:兩人來自福建南平,三人來自陝西銅川,其餘都是來自山東濟寧或濰坊。

"福建那麼大,為什麼都是南平的?陝西那麼大,為什麼都是銅川的?山東那麼大,為什麼都是濟寧的?"如今回想起來,她覺得處處都蹊蹺。

一年半後,苟晶退學,"因為這一年我什麼也沒有學到。"

曾滿大街兜售過化妝品,進過傳銷

退學後的苟晶,獨自一人來到浙江打拼,她曾經在杭州騎著自行車,滿大街銷售化妝品、軟體,烈日下每天騎幾十公里,晚上累得全身骨頭疼,也曾被騙入傳銷團體,幸而及早逃出。

2007年,苟晶在自己家裡開起了淘寶店,生活穩定,家庭幸福,但大學,依舊是她心裡難以越過的一個坎,她覺得自己應該親近文化,所以在杭州買的房就在一所大學對面。

在外人眼中,或許讀了大學也不一定能過上這樣不錯的生活,苟晶過上了,但她知道,自己現在"還不錯"的生活,是一滴滴汗拼出來的。

2013年,她的身體檢查出囊腫,不到一個月從花生米大小長到雞蛋大小。做完手術後不到一個禮拜,她就回到了辦公室開始工作,起身走動時,腹部的傷口還火辣辣的疼,但她說:"只要我死不了,就要來上班。"

同學有人拿到博士學位,當了教授

當年全班56名同學,除了成績最差的一位同學上了大專,其他同學都上了大學。只有苟晶,連大專也沒考上。

而這些上了大學的同學,有的還拿到博士學位,當了教授。苟晶說,自己儘量不回家鄉,也沒有參加過一次同學會。"我覺得人家都是文化人,而我是文盲。"

原來,苟晶被頂替的事,在同學之間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多年以後,再度和苟晶聯繫上的同學表示,曾都擔心她被頂替後,會留在農村,嫁給當地人,從此在農村生活,成為一個普通的村婦。

當他們得知苟晶在杭州過得很好,工作穩定、收入可觀、家庭幸福的時候,紛紛表示欣慰。

據同學所說,當年頂替她的邱老師的女兒,回到了母校當老師,但有同學否認了這個說法,稱其並非任課老師,而是在學校後勤工作,該同學表示,"她頂替了你又怎麼樣?現在過得還不如你,收入也不如你高。"

愧對亡父,只想知道真相

23年來,苟晶總會做相同的夢,夢裡有一張紅榜,上面清清楚楚寫著自己當初的落榜分數,她在夢中哭醒,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然後開始思念去世的父親。

她想起2015年,父親病重,她回鄉照顧。在彌留之際,聽到前來探望的同學談起了頂替一事,氣息微弱的父親努力將手舉到了半空中。幾天後,父親去世了。

苟晶說,"他曾經發出過感慨,如果他是一個有本事的爸爸,一個有能量的人,就可以保護我不會被頂替。"

苟晶本以為被頂替的事情永遠石沉大海了,但近日,山東省教育廳徹查冒名頂替的事情,再次揭起自己埋在心底的傷痛。

"我早就認命,不需要任何道歉和賠償。我只想搞清兩次被頂替的真相,挖出背後的利益鏈。"這是苟晶最大的心願。

蝴蝶效應

美國氣象學家愛德華·羅倫茲是最先提出"蝴蝶效應"的科學家,他指出,"一隻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以在兩周以後引起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近日,山東聊城出現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事件引起社會的關注。有媒體披露,近兩年內,山東省內排查出242人涉嫌冒名頂替他人身份入學,一次意外的發現,帶來的是整個山東省乃至全國范圍內的一次大震動。

從"仝卓修改往屆生身份",到"山東聊城農家女被頂替上大學",再到"苟晶兩次被頂替",越來越多的被埋藏在黑暗深處的秘密開始裸露在陽光下,接受人民的審視。

如今,我們仍然選擇相信,教育公平和高考制度公平,相信相關部門能妥善處理好類似事件,做到資訊公開透明,還被頂替者一個公道,還千千萬萬名高考學生一個可以自由翱翔的藍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