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父異母兄弟為分家產,反目成仇,七年後哥哥拿買房的錢救弟弟

Tracy 2020/06/29 檢舉

宋守國與夏秋萍是在城裡打工的一對兒夫妻,宋守國今年36歲,夏秋萍34歲,兩人育有一個8歲女兒宋麗。他們夫妻倆是從農村出來的,現如今帶著孩子在城裡待了七年了,主要從事的工作是,經營著一個只有十五平米的小麵館。

雖說夫妻倆在城裡待了好些年,但是這麼多年一直在租房子住。房子這件事,早在七年前就已經是他們的奮鬥目標,從那時候起兩人就一邊帶著女兒,一邊起早貪黑的工作,七年下來他們攢了四十萬,剛夠在縣城買個小兩室的房子。

早在一年之前兩人就合計著在哪裡買房,房子裝修成什麼樣,買什麼樣的傢具,宋守國都在一個小本子上做了記錄。到了今年二人就開始看房子,經過篩選終於在一個位置還不錯的小區,看中一套八十多平的小兩室房子,預先交了兩萬訂金,就差擇日交款簽合同了。

交了定金之後,宋守國與夏秋萍就一直沉浸在房子的喜悅之中,宋守國就連做麵條都哼著小曲,連經常來店裡吃面的熟客,知道二人終於就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都為他們倆感到高興。

一天早上二人正張羅的開始營業的時候,張小娥突然進來了麵館,夏秋萍一看張小娥來了,拿起掃帚就往外趕,可是張小娥卻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邊哭邊喊:「大哥,大嫂,求你們救救宋守禮吧,他快不行了……」

夏秋萍生氣的回道:「你們的死活,與我們何干,早在七年們咱們的緣分就斷了,你過你們的陽關道,我們都自己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宋守國卻用手動了一下夏秋萍的胳膊,示意她不要那麼生氣,然後對張小娥說:「有什麼話你起來說吧,讓人看見了不好。」張小娥這才起身,邊抹眼淚邊說明瞭來意。

張小娥哭著說宋守禮出事了,就在前不久宋守禮感到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出得了癌症,得需要錢做手術,她湊了家裡的錢遠遠不夠,然後他就是跟親戚們借,但是沒有誰願意借給他們錢,她不能眼錚錚的看著宋守禮死掉,所以就厚臉皮的找了宋守國夫妻,希望他們救宋守禮一命。

宋守國聽完心裡一顫,趕緊問宋守禮住在哪個醫院,然後不顧夏秋萍的阻攔就趕緊去了醫院。在醫院裡看到宋守禮虛弱的樣子,他心裡一陣心酸難過,安慰了宋守禮幾句他就回了家裡準備與夏秋萍商量宋守禮的事。

其實這張小娥與夏秋萍曾是妯娌關係,宋守國與宋守禮則是一對兒兄弟,因為七年前兩家因鬧矛盾打了一架,從此就成了仇人,這兩家人吵架的緣由是因為老家的房子。

雖然為宋守國與宋守禮是親兄弟,但是同父不同母,這宋守禮是宋守國的父親與後母所生。宋守國因為從小失去了生母,又不受養母待見,所以在父親那也一直不受寵。等到兩兄弟都結了婚的時候,他們的父親就去世了。

父親一走宋守國的後母就要分家產,按理說宋守國與宋守禮都是宋家的兒子,都有權利分到家裡的房子財產,然而這宋守國的後母硬是把家裡的兩處房子都給了自己的親兒子,活生生的把夫妻倆以及還未滿一周的孩子給趕了出去。

宋守國在老實也受不得這樣的欺負,上去就和宋守禮以及後母打了一架,最後的結局是以宋守國的後母拿出了宋守國父親生前立下的遺囑,家裡的兩處房產全歸宋守禮一人所有,宋守國夫妻倆只得心寒離開了家。

因為無處可容身這才帶著孩子來城裡打工,這兩人好不容易攢夠了買房錢,如今卻又碰到宋守禮生病這檔子事,換做誰會願意心甘情願的拿自己的辛苦錢幫助欺負自己的仇人呢?

這宋守國回到了家就跟夏秋萍說了宋守禮的病情,夏秋萍問:「你打算把我們的買房錢拿去就那個混賬東西?」宋守國點燃了一根煙沉默了一會兒後回道:「到底是親兄弟,我不救他誰還肯救他。」夏秋萍卻說:「他這是報應,他活該!」

宋守國說:「你別這麼說,他要是死了張小娥和孩子們怎麼辦……」夏秋萍說:「當初他們攆走我們的時候,誰又替我們跟麗麗考慮過……」宋守國:「那你是不答應我救宋守禮了?」夏秋萍:「不答應……」宋守國:「不答應,我也得救他……」夫妻倆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大半夜,宋守國抽菸抽到了大半夜,夏秋萍嚶嚶的哭了大半夜……

第二天早上宋守國醒來,夏秋萍早已經去了麵館,桌子上放著早點,他們倆的銀行卡,還有一張字條。宋守國拿起字條一看上邊寫著:「宋守國,你得時刻記得你欠我一個家!」宋守國看完字條,笑著流了眼淚。吃完飯他帶著銀行卡向醫院走去,心裡惦念著將來自己一定給夏秋萍母女一個又大又溫暖的家!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