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父親臨終前贈富兒一床棉被,富兒嫌臟丟掉,窮兒撿來卻得鉅款

王蔷 2020/07/15 檢舉 我要评论

古鐘鎮有位老人名季開南,現年六十八歲。他年輕時是一名燒磚工人,因勞累過度,現在老了正是享福的時候,卻得了一身病,臥床不起已有一年光景。

季開南有兩個兒子,大兒季達濤是一位老實巴交的鄉下人,沒什麼本事,以打摩的為生;小兒季達海卻頗有出息,念完書後就在大城市裡傍了個富婆,成了上門女婿,現今家底厚實。

在季老爹患病的這一年裡,幾乎都是窮兒在照顧,富兒從未歸家。季老爹每天睜開眼第一句話就是喊小兒的名字,可能也正應了那句話:越是得不到的就越珍惜,天天看到的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從兩個兒子出生以來,季老爹就對小兒疼愛有佳,吃的、穿的、上學,都是先滿足小兒,剩下小兒不想要的再給大兒。因大兒沒多少文化,去大城市連普通話都講不圓,只能待在鎮上打摩的餬口。

隨著季老爹的病情越加嚴重,季達濤每日都會給季達海打一個電話,叫他回家,可都被他以各種理由推脫。

直到這日,季達濤風風火火的請來大夫後,大夫直連搖頭嘆息,季開南呼吸微弱,隨時都會咽氣。季達濤知道老爹心願未了,臨走時還想看一眼弟弟季達海,不得已,他拿起電話一通亂罵後,季達海才連夜趕了回來。

季達海來到季老爹床前,道:「爸,我回來了。」

季開南脖子僵硬,眼珠轉動,似還有話要說,季達海道:「爸,你想說什麼?」季達海喉嚨鼓了鼓,卻只能發出聽不懂的音節,季達海湊耳聆聽,大概聽懂了他想表達的意思——棉被,棉被給你。

季達海訝然,「爸,我要你這棉被做什麼啊?」

見季老爹臉上泛起一陣苦楚,季達海只得捂著鼻子單手將棉被抱著,一轉身,就扔在了地上。

他的舉動,被哥哥季達濤看見,憤怒道:「達海,你這是做什麼?爸將遺物給你,你怎能這樣!」說著,趕緊將棉被撿起,再拍了拍上面沾上的泥塵。

季達海道:「哥,這床棉被咱爸蓋了幾十年,上面那股味……我聞不慣。」

「混帳東西!」季達濤勃然大怒,「你現在有出息了,就看不上了,別忘了,你也是從這個窮山村走出去的。這床棉被你小時候也蓋過。」

季達海聳了聳肩,站在一邊不再吭聲。

季達濤抱著棉被來到季老爹床前,見他還有一口氣在,便說:「爸,這床棉被你老蓋了幾十年,達海他不要,你放心,我會當寶一樣的保存。」

卻在這時,季老爹眼角有淚溢出,嘴唇顫抖了許久,才蚊聲道:「達……達濤,我這輩子對……對不起你,棉……被好好保管,裡面有……」

一句話未說完,季老爹已沒了呼吸,離去時,他雖然眼角有淚,但嘴角卻掛著一抹微笑。

之後,安葬了季老爹,富兒季大海匆匆忙忙就走了,窮兒卻在季老爹的墳前連跪幾日。

一個星期後,陽光明媚的一天,季達濤的妻子說趁著太陽大,要將老爹的棉被拿來洗洗,可將被套拆開後,她大叫一聲,季達濤以為出了什麼事,急忙跑了出來。入眼,一堆零錢夾在棉花裡,五顏六色……

數清後,季達濤與妻子對視一眼,震驚不語,竟有三萬元。除此之外,棉被裡還有幾張存摺,合計七萬元!

原來,季老爹年輕時有存錢的習慣,他說這輩子雖窮,但只要每天存上一些,積少存多總勝過沒有。然而,他又沒有存錢罐,於是想了個辦法,乾脆就將錢塞進被子裡讓棉花裹著,這樣又不會壞而且安全。可隨著時間的流逝,被子裡塞的錢總有個限度,於是就有了存摺一說。

季達濤看著眼前的這十萬元,雖然並不多,但在他心裡已然是一筆鉅款,何況還有無數張二三十年前的舊錢,或許那也將會帶來一筆不菲的財富吧。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