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樑骨折、嘴唇鉸爛、顱內出血......黑龍江4歲女童遭繼母虐待送ICU 父親回應:我沒參與毆打,不知情

摘要:在一段護士拍攝的視頻中,有一個細節,凡凡使勁用牙齒咬了自己的胳膊,印下一排清晰的牙印,但由於傷勢過重,凡凡已經絲毫感受不到疼痛。從畫面中可以看到凡凡的神志有些不清,估計是長期受虐,精神受到了很大刺激。

記者/吳雪

4月28日,微博話題#黑龍江于某龍曲某婷虐打兒童#引發眾人關注。據網友李先生爆料,在黑龍江省建三江墾區創業農場一名4歲女童凡凡(化名)疑被其親生父親于某和繼母曲某婷虐待,在網傳的多張女童照片裡,記者看到,凡凡面部浮腫,嘴唇內側有傷,額頭處則有明顯的血痕傷口,且腳部與背部有多處疑似煙頭燙傷的痕跡。

李先生在網路曝光了4歲女童被虐待一事

知情人士稱,凡凡平常與父親、繼母生活,長期被遭繼母虐待,多次遭到毆打。孩子的父親于某曾說,自己沒有參與打孩子,「傷是繼母所致」。佳木斯警方回應,目前,凡凡已經做了開顱手術,暫無生命危險。當地創業派出所已介入調查。

令人疑惑的是,繼母為何要對一個4歲的孩子下此毒手?孩子的父親始終不知情嗎?孩子的生母即便沒有生活在一起,對此事也絲毫沒有察覺?4月28日晚間,《新民週刊》記者聯繫上了爆料人李先生,李先生稱,自己與凡凡一家並不認識,4月27日,他從醫生朋友那裡得知此事,十分氣憤,遂委託醫生朋友拍下照片,在微博上曝光。

李先生說,事件在網路發酵期間,他與凡凡生母張女士通過幾次電話,對方說自己很愛自己的女兒,看到護士發來的視頻,內心幾近崩潰。據醫院一知情人稱,孩子現在是昏迷狀態,器官衰竭,腦疝形成腦積水,蛛網膜下腔出血,雙側側腦室(積血),貧血,低蛋白,營養不良,心率過速。由於疫情期間不便到病房探望,張女士最擔心的是孩子的生命安全。

凡凡身上多處傷疤 觸目驚心

《新民週刊》記者瞭解到,目前,凡凡為了得到更好的治療,已經轉到佳木斯市內醫院。繼母曲某對虐童事實供認不諱,已於2020年4月27日晚移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進行關押。

繼母:4歲孩子的一場噩夢

「嘴唇用剪子給鉸下來了,腦門上掉了一塊肉,全身又青又紫,手腳全是傷。太可憐了這孩子。」爆料人李先生告訴《新民週刊》,他在當地醫院有不少朋友,當時孩子先被送到了創業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由於接診醫生不清楚孩子情況,後又送到了建三江人民醫院就診。診斷結果是孩子被打到顱內出血,做了開顱手術。

而這並非凡凡第一次被打入院,早在4月13日,後媽就曾把凡凡的鼻樑骨打折住過一次院。當時孩子身上就有很多傷,醫院醫生發覺不對勁,就報了警。但當時孩子的繼母和親爸辯稱,孩子有自虐傾向,身上的傷疤都是孩子自己弄的,又說部分傷口是孩子跳舞摔的,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凡凡身上多處傷疤 觸目驚心

凡凡身上多處傷疤 觸目驚心

「4月22日鼻樑骨打折住院出院後,第二天孩子又被送往醫院,這次傷情更嚴重。」李先生說道。據凡凡家鄰居稱,大家同住在一棟樓裡,經常能聽到凡凡撕心裂肺的哭聲。記得有一次在冬天,凡凡好像犯了什麼錯,繼母就讓孩子去樓道裡站著,進行體罰。當時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冷天,孩子就這樣穿著棉睡衣,硬生生杵著在樓道裡立定站了好久。

在一段護士拍攝的視頻中,有一個細節,凡凡使勁用牙齒咬了自己的胳膊,印下一排清晰的牙印,但由於傷勢過重,凡凡已經絲毫感受不到疼痛。李先生說,雖然沒有和主治醫生具體聊過凡凡的精神狀態,但從畫面中可以看到凡凡的神志有些不清,估計是長期受虐,精神受到了很大刺激。

凡凡咬在自己胳膊上的壓印,沒有絲毫痛感

生父:那是我親生的,怎麼會打

《新民週刊》記者採訪瞭解到,被打女童凡凡今年4周歲。2018年,凡凡父母離婚,2019年,其父親于某與曲某再婚。凡凡判給了男方,一直生活在佳木斯市樺川縣爺爺奶奶家。凡凡的父親于某,在建三江經營著一家跆拳道館。凡凡的繼母還有一個親生兒子。

年前孩子去于某那裡串門,後來因為疫情的影響,就被滯留在建三江了。而近日凡凡的兩次被打均發生在這期間。知情人稱,作為凡凡的監護人,于某對於凡凡的傷情,往往表現出「不知情」。鄰居張潔(化名)和於某相熟,張潔有一次問於某,「你打孩子了嗎?」於某當即否認,「那是我親生的,怎麼可能打?」

凡凡生父否認參與虐待

事發後,於某又對鄰居稱,凡凡是在自己外出幹活時被繼母帶走的,繼母在醫院照顧自己的孩子時,把凡凡帶在身邊。「好像凡凡尿床了,她就把孩子打了,還揪著凡凡的腦袋往牆上撞。」于某還曾向鄰居表示,自己要求把凡凡接走,但繼母遲遲沒有送回。

一名當地網友證實,之前於某就在微信聊天中,多次強調「女兒是被繼母虐待的,他已經報警了」。當記者聯繫于某詢問是否參與毆打,於某短信回應:我沒有打女兒,更沒有虐待過姑娘,那是我親姑娘,我不知道外界怎麼言傳我,我現在在醫院,現在警方辦案還沒有結束,暫時不能接受採訪。

凡凡的繼母(左一)和父親(後排)

此外,記者還在某社交平臺上發現疑似于某與曲某的相關帳號。其中,疑似於某的帳號名為「xxxxx武道教育」共發佈40條動態,多為日常教學中的訓練視頻;而疑似曲某的帳號共發佈262個作品,大部分為個人秀視頻。4月18日,疑似曲某的帳號曾發佈動態,稱自己「句句屬實」;3天前,其再次更新動態「我好好的呢,不好意思讓一些小人失望了」,並配上一段自拍視頻後,再無回應。

生母:我從朋友圈得知女兒被打

4月28日,《新民週刊》記者試圖聯繫女童的生母張女士,但對方始終未接電話。此前張女士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27日晚通過朋友圈得知女兒被打,且傷勢嚴重。「我問前夫怎麼回事,他說孩子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後媽虐待的,但我不懂為什麼在他眼皮底下會出現這個事情,這傷不是一天造成的。」

27日晚,張女士從外地趕回來,目前還沒有見到孩子,但通過護士發來的視頻看到孩子身上很多傷,內心幾近崩潰。「我已經哭了一宿了,我姑娘往那一躺,護士摸著我姑娘的手,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如果見到真人,我肯定受不了。」

凡凡的生母張女士

張女士說,事發前最後一次看到女兒是在2019年12月30日,當時姑娘還好好的,紮著兩個小辮子,穿著藍色小馬甲,特別活潑可愛。直到4月27日我接到公安機關的電話,才知道出事了。「我才26歲,我姑娘是我21歲時候有的,當時懷胎十月順產生的,我很愛很愛我的女兒,我都捨不得打一下的寶貝,被人打成這樣,你說我心裡什麼感受。」

好在主治醫生告訴張女士,手術很成功,但由於孩子年齡小,「加上營養不良、貧血,併發症多,後續情況還不好說」。為了進一步康復治療,醫院已經幫忙協調救護車,將凡凡轉到佳木斯市內的醫院。張女士也表示,自己目前主要精力在給孩子看病,希望孩子得到好的治療,其他暫時顧不得,相信警方會儘快調查出結果。

凡凡住院期間傷勢嚴重,經受著巨大煎熬

律師:繼母涉嫌虐待罪或故意傷害罪

4月28日,黑龍江省創業農場微信公號通報「4歲女童疑被重傷」的情況,通報稱,目前,曲某對傷害女童凡凡事實供認不諱,已於2020年4月27日晚移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進行關押,建三江人民檢察院已提前介入調查,案件的調查結果警方會適時向社會公開。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永令在接受《新民週刊》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公安機關提前介入,證明已經確定構成重傷。女童繼母曲某涉嫌構成虐待罪或者故意傷害罪。如果後續對繼母強制措施,要補一個傷情鑒定程式,證據鏈條才能完整。

凡凡就診的建三江人民醫院住院部

如果女孩父親和繼母已經領取結婚證,構成事實夫妻關係,那麼,女童與繼母曲某則屬於同一家庭的家庭成員。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虐待家庭成員,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如果只是處於交往階段,就不屬於虐待罪的范疇。

王永令介紹,具體還要看曲某的動機是出於虐待還是故意傷害的目的,如果覺得孩子不聽話、不吃飯、尿床等,屬於虐待罪;如果是單純看著孩子不順眼,動手打人,則屬於故意傷害罪。

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出事前,照片上的凡凡看起來十分活潑可愛

當然,關於曲某的量刑還要看凡凡的傷情鑒定。王永令認為,在現實中,虐待孩子往往被認為是家務事,很少有相關工作人員發現並主動報告的情況。在機構責任難以落實到具體個人的情況下,為有效減少虐待兒童現象的發生,應當將家庭鄰里以及親屬等角色人員列為報告的義務主體。

同時,為更好地鼓勵和保護報告主體,應允許匿名舉報,並進一步完善對報告者資訊保密的相關規定。還應當明確規定對報告相關檔資訊的保密,避免工作人員在調查或保護過程無意中洩露報告者的資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