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欠下鉅款走投無路,親友躲避不及,卻有陌生人開豪車送錢上門

王蔷 2020/07/16 檢舉

灰濛濛的天空,暴雨狂泄而下,在一座滿是青草、用護欄圍住的小山上,野豬屍體滿目皆是。

不遠處,賈九昆淋著暴雨,跪地哀嚎不已:「老天爺啊,這可讓我怎麼活啊!」

賈九昆今年六十五歲,是當地有名的養野豬大戶。他本可安享晚年,過著兒孫滿堂的幸福生活,但老來無事,一天閑得渾身不自在,於是又拾起年輕時未完成的夢想——做一番大事出來。

五年前,他購了兩頭野豬幼崽,養大後賺了筆小錢,嘗到甜頭後又大批購入,到今年,已是第五個年頭。年初,他召集村民,累積資金,借了許多錢,承諾年底本金加利全數退還,用這些錢承包了一座小山,養了數百頭野豬,眼看著日子天天過去,小豬崽已變成大肥豬,正是豐收之季,卻不曾想出了意外。

不是瘟疫、生病,而是人為的下毒,有人偷偷將數百頭野豬全給毒死了,且還尋不到那人的蹤跡。

賈九昆一想到這,心似快要窒息,他任憑暴雨灌進口腔,毫無知覺。

這時,有兩人打著傘匆匆趕來,是賈九昆的兒子兒媳。兒子賈東來看見老爹痛不欲生的模樣,急忙將他扶起,安慰道:「爸,事情已經發生了,作踐自己也沒用啊,現在雨下這麼大,我們先回家再想辦法。城裡來人了,說要收購野豬屍體,就等你回家商議呢。」

賈九昆一聽此話,頓時打開兒子的手,吼道:「被毒死的野豬,別人敢買,我敢賣嗎?」

賈東來勸道:「爸,這些都是錢吶,有人買我們為啥不賣呢,只要能將這些屍體脫手,也不至於虧太多……」

賈東來的話還沒說完,賈老爹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去,「混帳東西,你的心都被狗吃了,這些野豬都是被毒死的!若被收購了那得有多少人吃毒食,就算是虧,我也絕不昧著良心賺這錢!」

賈東來捂著腫紅的臉與妻子對視一眼,小聲嘀咕:「還是一根筋吶,現在這世道有多少菜沒毒呢,這些人還不是照樣吃,唉……」

最後,賈九昆還是頹廢的下山了,他知道此事已被村民知曉,很快,他們便會來討要自己曾向他們借的錢,若自己沒及時還上,等待自己的將是無情的謾罵及牢飯。

夜深人靜時,他粗略的算了下,不算自己投入的時間、精力、老本,光是欠村民的錢都多達五十萬,此刻對他來說,已然是一筆鉅款。

翌日,他走訪親友,想解燃眉之急,卻接連吃閉門羹,沒一人願意借錢給他。畢竟他已六十多歲,親友都明白一個道理,這不是一個小數目,借錢給他就等於送錢給他,誰也沒有那麼傻。

兒子賈東來見狀,只得提議賣縣城的房子,可被賈九昆制止,他搖頭道:「賣了房,你們住哪?難道要搬回老家嗎?我那大孫兒讀書可怎麼辦?」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然而讓他煩惱的這天也終於來了。

這日,村民都圍在他家門外,大聲嚷嚷:「賈老頭,不管怎樣,年前的承諾都該兌現,趕緊滾出來還錢!」

賈九昆自知理虧,也別無他法,當打開門還未來得及反應時,便有數名村民衝上來將他毒打了一頓,可被打了他一時半會也拿不出錢啊,正左右為難之際,幾道喇叭聲從遠處響起。

一輛豪車緩緩駛來,村民們皆錯愕不已,紛紛讓路。車門開了,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提著個皮箱下來,說:「賈九昆的錢我還,拿出借條到我這來領。」

眾村民喜形於色,不一會兒領完就散開了。

賈九昆瞪大眼珠,常言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並不認識眼前的中年人,可這是幾十萬吶,他就這麼替自己還了,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卻說不清道不明。

他揉著腰肩,駝著身子蹣跚的來到中年人身前,說:「謝謝你救我一條老命,不過我家沒什麼寶物,不知道你是?」

中年人笑道,「正式介紹下,我叫許兆黎,不圖你家寶物。二十年前,我初入社會路過此地,窮困潦倒至極,因肚餓在別人土裡偷了一個紅薯充饑,被發現後追著打;同樣,在這個地方,你施以援助,讓我飽餐一頓,並教我做人原則,即使再落魄也絕不能偷、不能搶;二十年過,當初那個落魄少年您老還記得嗎?」

賈九昆迷糊的搖了搖頭,「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

許兆黎躬了躬身,說:「對你來說,那只是無意之舉,但卻改變了我的命運。其實我一直想來感謝您,只是你無病無災,我也幫不上什麼忙;今天的事,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總算能還您老當年的一飯之恩了。」

賈九昆聽到這,早已淚流滿面。他想不到自己曾經無意的善舉,時隔二十年,許兆黎還能一直記著。二人相擁,在這酷寒的季節也覺得無比的溫暖。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