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女孩術前祈求媽媽陪卻被拉黑 對爸說:我若死了埋在家旁陪你

小佳貝躺在病床上,一臉憔悴

2019年9月初, 8歲女孩胡佳貝躺在病床上不斷給媽媽發語音,「媽媽,我好想你,我做手術你能來陪我嗎?」幾個小時後,佳貝等來三個冷冰冰的字「沒時間」。一周後,媽媽陳芳拉黑了女兒。看著佳貝失落委屈的表情,爸爸胡兵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安慰女兒,他無法繼續向孩子隱瞞妻子的絕情。 「我女兒在武漢確診白血病後,孩子媽媽說回去廣東取換洗衣服、交接工作,走了之後再也沒回來。可是,我和女兒還是希望她能回家。」

胡兵與妻子陳芳的合照

胡兵一家來自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2007年胡兵通過QQ認識老鄉陳芳,相戀後兩人一起在廣東打工,2011年走入婚姻的殿堂。婚後,夫妻兩人相繼有了女兒胡佳貝和小兒子胡 。 佳貝和弟弟都是一歲後由爺爺奶奶照顧,媽媽陳芳則返回廣東打工。在廣東,陳芳在電子廠工作,而胡兵在門店做電腦維修,為了多賺點錢也會兼職做代駕。雖然無法陪伴在父母和孩子左右,但能為老人和小孩的生活保駕護航讓胡兵覺得心安。

小佳貝幼稚園畢業照

然而,2017年9月1日小佳貝上小學的第一天,卻因為腰痛、走路無力只能早退。佳貝爺爺急忙帶孫女去縣醫院檢查,醫生懷疑是血液病但無法確診。情急之下,老人只能打電話喊兒子回家。在武漢同濟醫院, 小佳貝被確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這個驚天噩耗讓胡兵一家人悲痛萬分,但胡兵清楚, 「作為丈夫和父親,這時候我不能倒下。」

媽媽走後,小佳貝的頭髮好幾天沒有梳了。

很多血液病孩子的家庭,退縮的都是父親。但佳貝卻因為自己生病,失去了母親。2017年 10月初,陳芳讓丈夫胡兵留在醫院照顧女兒,自己返回廣東取換洗衣服、交接工作。幾天後,胡兵替妻子買返武漢的車票,來來回回買了三次,都被妻子陳芳以各種理由退掉。再後來,陳芳拉黑了丈夫的一切聯繫方式。 「她勸過我放棄孩子,可我沒想到她真能拋下兩個孩子,就這樣消失不見了。」胡兵事後回憶,才察覺妻子的離開早有先兆。

得知可以出院,佳貝開心地笑起來。

妻子陳芳消失後,胡兵開始既當爹又當媽,他不敢細想妻子的絕情,時刻用忙碌麻痹著自己:買菜做飯、換洗衣服、四處湊錢、照看女兒化療、買藥跑手續。唯一讓胡兵感到欣慰的,是年幼的女兒比他想像中堅強樂觀很多。 化療一年多,小佳貝體內白細胞大量減少,她很少因為病痛的折磨哭喊,總是告訴爸爸胡兵「爸爸,我不怕」,「爸爸,你休息會兒」。在打敗白血病的路上,小佳貝和爸爸是彼此的精神支柱,胡兵覺得,勝利就在眼前。

打針很疼,小佳貝皺著眉頭強忍著。

可抗白之路,不會一帆風順。 2019年6月1日,是屬於小佳貝的節日,節日禮物卻是一句「白血病復發了」。兒童節這天,本是佳貝的最後一個療程,胡兵滿心期待著帶女兒回家,沒想到又掉入另一個深淵。聽到復發的消息,胡兵再也撐不住了,他崩潰得在醫院走廊嚎啕大哭起來,過往的一幕幕像電影一樣在腦海裡閃過:女兒活蹦亂跳的模樣、生病後堅強的眼神、妻子消失前的謊言、自己的日夜煎熬、和女兒彼此鼓勵的微笑......

胡兵日夜守在女兒的病床前

幾番打聽後,胡兵決定帶著女兒北上求醫。在北京治療期間, 高強度的化療藥物讓小佳貝反復發燒不退,胡兵日夜不休的陪在女兒身邊,量體溫、用冷毛巾降溫,累得暈倒在女兒病床前。熬過這段治療後,胡兵帶著女兒返回武漢做移植,為了湊治病費用,佳貝63歲的爺爺仍去工地幹體力活,胡兵無法去工作,只能四處求人借錢。移植前, 佳貝問爸爸胡兵,「爸爸,我的病是不是花了很多錢?要不別給我治了,等我死了就埋在咱家後面陪著你。」

小佳貝獨自在移植倉裡,爸爸胡兵趴在探視窗看著女兒吃飯

移植之前,佳貝加上了媽媽陳芳的微信,發語音給媽媽,「媽媽,我好想你,我做手術你能來陪我嗎?」幾個小時後,陳芳回復「沒時間」。 媽媽的冷漠並沒有讓佳貝停止想念,她依然會發語音給媽媽,期待能和媽媽多說幾句話。一周後,小佳貝被媽媽拉黑。9月8日,佳貝一個人進入骨髓移植倉,胡兵顯得難過又無奈, 「佳貝才8歲,這個年齡的孩子都有媽媽陪倉,可她只能一個人進去,我必須每天給她做飯。」一個多月後,佳貝終於平安出倉。

小佳貝呼喚「媽媽,你快回來吧。」

2020年元月,胡兵帶著女兒回到老家湖北監利縣,疫情讓胡兵遭受著巨大的經濟和精神壓力。 為了節約錢,胡兵經常稀飯饅頭就鹹菜,不敢多花一分錢。如今,佳貝待在老家每週接受血常規檢查,由於身體還沒有移植後的排異反應,所以需要北上繼續治療。但如今,因為疫情求醫不便,而胡兵也實在拿不出更多錢來了。提起妻子陳芳,胡兵表示 「佳貝現在很少提起媽媽了,但我知道她很希望媽媽能回來,我也希望妻子能回家,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如果她願意回來,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