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放棄大學供姐姐讀書,兒子滿月酒上弟弟道出25年前的秘密

王蔷 2020/07/06 檢舉

走過不同的人生,我才更懂你的故事。因為剛好遇見你,留下足跡才美麗。

文/山裡的小玫瑰

小勇和小慧是甘田村的親兄妹。父母是都是村裡的農民,父親種了幾畝地的小蔥,一家四口都圍著那幾片小蔥地轉,那是一家人一年的期盼與希望。

小慧比小勇大三歲,但是兩姐弟個頭都差不多高了,小勇是個靦腆的男孩子,小慧是個能幹的姑娘。兩兄妹很勤快,經常看到他們一前一後挑著大半桶水從村這頭走到村那頭,給自家的小蔥地澆水。大家都對兄妹倆的父親老楊說:「老楊,蔥沒白種呢!看你兒女多招人疼!」

其實小慧和小勇也有調皮的時候,那一年的春天,小慧十二歲,小勇九歲,甘田村的秧苗綠了又綠。慧調皮想吃魚,便大著膽子打自家秧苗田裡的水給放了想去捉魚,結果魚沒有捉到,魚順著水流全跑了,父親才給田裡抽的水也白費了。父親很生氣,拿出黃金棍問是誰幹的,姐弟倆都不吭聲,小慧最怕父親,躲在牆角不敢承認。小勇站出來,說水是他放的,魚是他想捉的。父親很生氣,罵小勇這麼小就這麼好吃,那田裡的魚,原本是打算賣了給姐弟倆買雙新鞋的。為了給孩子長記性,父親的黃金棍一下又一下落在小勇的屁股上,那麼粗的棍子,足足打了十下。小勇趴在床上低低的嗚咽,卻沒哭出聲。

母親一邊給弟弟上藥一邊責怪父親狠心。小慧看著弟弟被打腫的屁股,卻哇哇大哭起來。她怪自己沒有勇氣承認錯誤,弟弟挺身而出為他挨鞭子的樣子,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小勇卻說:「姐,別哭,下次我去河裡給你摸魚,保證你能吃到。」

那一年的秋天,弟弟十五歲,考上了重點高中,姐姐十八歲,考上了重點大學。秋日的夜晚,甘田村家家戶戶的村民在外歇涼,稻田裡青蛙呱呱呱的叫聲此起彼伏,再遠處,就是老楊家的幾畝小蔥地。今年乾旱,小蔥的收成不好,葉子黃黃的,一如老楊蠟黃的臉。

從接到兩個孩子的通知書到現在已經一周過去了,老楊沒睡個安穩覺,兩個孩子的學費像大山一樣壓在頭頂上,如果是往年收成好,再去親戚家借點錢還能應付過去,可是今年這光景……

老楊坐在院子裡,望著頭頂的月亮,沒了主意,兩個孩子都這麼用功,小勇如今已經是一米八的個子了,比姐姐還高,他想當太空人,而小慧呢?已經收到了醫學院的通知書,她想當一名醫生呢。

半夜的時候,小勇來到父親房間,說:「爹,我錄取通知書不見了,你看到沒?」老楊趕緊放下旱菸,家裡裡裡外外翻了個遍,都沒找到小勇的錄取通知書,老楊急得直跺腳,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錄取通知書不見了。姐姐也急了,原本,她都已經放棄了讀大學的打算,出去打工讓小勇上學。小勇是家裡面唯一的男孩子,他好了父母的心才踏實。而自己,已經上過高中了,該知足了。

可是這下小勇丟了錄取通知書,雖說可以去學校再補辦,但是那時的他們哪懂這些,在他們看來,錄取通知書丟了,就是天大的事了。就在全家亂成一鍋粥的時候,小勇突然說:「找不到就不要找了吧,沒有錄取通知書我也上不了學,而且反正我也不想讀了,這麼多年學校呆著多無聊,倒不如在家賣蔥呢。」父親拿起地上的黃金棍,像小勇九歲那年一樣,又要往他屁股上打。「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