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舅大喜我和老婆去慶祝,得知弟媳懷孕,喜酒沒喝我就離開

導語:妻舅大喜我和老婆去慶祝,得知弟媳懷孕,喜酒沒喝我就離開

我家在四川,父母都是農村人,他們特別能吃苦,我家有幾畝花椒地,每年花椒成熟的時候,父母就忙得沒空吃飯,都是帶著乾糧下地,一天下來手上總要多幾道血痕,那是被花椒刺紮的。我耳濡目染父母的辛苦,下定決心以後再不做這個,大專畢業後,我就跟著家裡親戚來到浙江打工。

在廠裡,我認識了老婆,我們在一條生產線上,進工廠第2天,我被機器弄破了手,雖然傷口不大,但還是出血了,一旁的老婆趕緊從口袋掏出創可貼,細心的幫我貼上,這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近距離接觸,看著老婆長長的睫毛,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我一下子愛上了她。



從那以後我就愛找老婆聊天,從她的眼神中能看出她也喜歡我,交往中我得知老婆家還有個弟弟,比她小5歲,父母比較偏心弟弟,她出來打工就是為了掙錢給弟弟上學用。聽了老婆的訴說,我很心疼她,決心要好好呵護她,給她關心。

第二年我和老婆準備結婚,去岳母家拜訪時候知道,他們那裡彩禮很高,她讓我準備12萬,我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最後好說歹說岳母同意少2萬,她說這個閨女正是掙錢的時候,現在被我娶走,家裡少了收入,聽了這話,我終於知道老婆在家的地位,體諒到她的不容易,就趕緊回家籌錢,在父母的幫助下,我總算把老婆娶回了家。

婚後老婆和娘家來往不多,我們兩地離一千多裡地,大多是岳母和小舅子主動上門,每次來的目的都離不開錢,當時我和老婆剛開了家小吃店,錢都投資在裡面,哪有閑錢給他們,即使這樣每次都要塞個千兒八百的,他們才肯回去。



去年小舅子結婚了,這是大事,我們店生意也火爆起來,本來我和老婆準備給一萬元禮金,結果那天在店裡老婆接到岳母電話,掛了電話就心事重重,原來岳母讓我們最少給2萬,否則就別回去參加婚禮。為了不讓老婆為難,我說2萬就2萬,反正就這一個小舅子,做姐姐的是該儘儘心。

哪知道上個月岳母打來電話,她說小舅子這個月結婚,讓我們過去。我一愣,他不是去年剛結婚嗎,怎麼又結?岳母氣呼呼的說:別提了,那個兒媳在家老和我吵架,我就把她趕走了,現在這個新兒媳溫柔聽話,下個月8號,你們別忘來喝喜酒啊!

掛了電話,我和老婆在犯愁了,小舅子頭婚我們給了2萬,這次要是給少了,怕新媳婦知道不高興,說我們不重視她,想來想去乾脆一視同仁,也給2萬!



我們是婚禮前一天到達岳母家,幫著小舅子準備接親的禮品,晚上我怕錢裝著不安全,就拿出來交給岳母,岳母笑眯眯的接了過去,然後非拉著我聊會天。我很納悶,結婚幾年岳母對我的態度不冷不熱,這猛的這麼親熱,我心裡發毛。

「姑爺啊,你看你弟這兩回結婚都讓你破費了,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是姐夫,你日子好過,他肯定是要找你幫忙。」說完這話,岳母停頓了一下,我知道她在觀察我的反應。

「你弟媳懷孕了,本來她不肯這麼快結婚的,可肚子等不了,她嫌這個房子住過別人,晦氣!非要我們再買一套,不然就把孩子打掉,現在家裡錢不夠,你能不能再給幾萬塊?」



我算是聽明白岳母的意思,她是拿我當冤大頭了,她強調了是「給」不是「借」,一時間我想到老婆從小在這個家受到的委屈,不由得紅了眼圈。

這時候老婆從外面走了進來,從岳母拉著我要聊天,老婆就感覺出來事情不對勁,所以她一直躲在外面偷聽。老婆堅決不同意再給一分,她說她這麼多年給家裡的錢,已經足夠支付他們的養育之恩,再不會給一分!

老婆話沒說完,臉上挨了岳母一巴掌,岳母哭著說老婆是白眼狼,喂大了不認人!看著亂糟糟的場面,我一咬牙,同意去取5萬塊給他們,但我把話撂下,這錢拿了,以後老婆再不欠娘家一分,我們兩家再不要來往!

最終小舅子二婚的喜酒我和老婆沒有喝,取了錢我們就開車回家了,看著難過的老婆,我安慰她,錢能解決的事都不是事,一次了結總比一輩子虧欠要好!大家說,我這麼做對嗎?

註:圖片來源於網路,圖文無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