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飛行員前男友用私照威脅,空姐:讓我陪過夜,曾跪求我不分手

高倩 2020/08/18 檢舉

張斌(化名)是她的前男友。當時兩人都在上海吉祥航空工作,張是飛行員,秦是空姐,因此相識,交往半年,於三年前分手,之後並無聯絡。

去年5月,秦麗突然收到陌生人的資訊。對方稱撿到一個手機,裡面有她的私密照,也有她家人和朋友的聯繫方式,要求其過夜,不然就把照片傳播出去。

她說,「我當時被嚇得不行,覺得受到了極大的侮辱,甚至還產生了一些極端的念頭。」

秦麗說,辦案民警調查到,陌生帳號所發送的威脅資訊和私密照片就是張斌所在住處發出。

根據重慶市公安局渝北區分局仙桃派出所出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查明張斌於2019年5月、6月期間通過社交平臺私信的形式散播秦麗的私密照。根據相關規定,給予張斌500元的行政處罰。

秦麗表示,對這一處罰結果並不滿意,於是訴諸法律,起訴張斌侵犯隱私權。

重慶渝北區法院判決張斌賠償一萬元與書面道歉,張斌提出上訴,目前雙方正等待19日二審開庭。

秦麗說目前最大的訴求是,希望張斌得到應有處罰並公開道歉。

8月18日,吉祥航空官方發佈聲明稱,「已關注到網傳涉及我司飛行員散發不雅照片事件,目前該名涉事飛行員已被吉祥航空予以停飛處理。我司將秉持公正原則,依據事實及司法最終判決結果,對該員工釆取進一步管理措施。」

另外,吉祥航空有關負責人回應南都記者時稱,基於飛行安全考慮,涉事飛行員張某此前已被停飛三個月,未來三個月內也將不再執行飛行計畫,「目前司法機關已啟動調查取證,我們也在等待調查結果,絕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記者採訪:

你們在一起過多長時間?

秦麗:我們認識了幾個月,談戀愛談了大半年。因為我之前也在上海的吉祥航空工作,我們倆因為是同事,所以相識相戀。認識的時候,他才剛進公司,是一個小飛行員。那個時候覺得他對我挺好的,經常來接我什麼的,但是不知道後來會有這麼多事情。

是個什麼樣的人?

秦麗:他是一個特別敏感、偏激並且控制欲特別強的人,他會控制我的穿著,控制我跟身邊朋友的交往,還會在我特別好的朋友面前詆毀我,導致我跟他們的關係惡化。我還要隨時隨地的接他的電話,如果晚一分鐘沒接到,他就會覺得我是在出軌,並且他還被我發現過在打遊戲的時候跟女網友【裸.聊】。我沒有覺得他尊重過我,包括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

記者:你們當時分手的原因是什麼?

秦麗:他曾登陸我的微信,發資訊到我的同學群裡面,把每個人都說了一頓,說了一些很過分的話,我當時很生氣,就跟他提分手了。後來他跑到重慶想找我和好,就來到我租的房子裡面,當時我和室友合租。他說想跟我和好,哭著跪著求我和好,但是我沒有答應。可能說話的時候激怒了他,他就開始砸我的東西、砸鏡子,還掐我脖子,他把我的手機也搶走了,我覺得這個人特別可怕。後來我室友把他勸出去了,再也沒敢讓他進來。

影響大到什麼樣

秦麗:我當時被嚇得不行,感到很絕望,很難過,覺得受到了極大的侮辱。我現在 失去工作,婚事推遲。請了很久的假沒有工作,每天整晚整晚睡不著,甚至還產生了一些極端的念頭,其實說白了,我當時抱著想跟他同歸於盡的想法,但是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記者:是怎麼緩解的呢?

秦麗:因為我男朋友每天都在勸我,所以我覺得我還是不應該辜負對我好的人。我的好姐妹也會來看我、安慰我,讓我不要再想這個事情,好好生活。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