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盲犬遭暴力圍攻,盲人崩潰大哭:請告訴我,究竟是誰瞎了

「人類,你好」

「對不起,我好像給大家添麻煩了」

這是最近火遍全網的配音,來自一段紮心的視頻和一隻狗狗的流淚。

如果你願意,也許你會跟隨視頻走進「不平凡的一天」

這是一個小小的角色扮演。

山西太原一位交警莉姐為體驗盲人真實出行生活,用白色的布條的紮緊了雙眼,混沌一片的世界裡,只有無邊無際的嘈雜和黑暗。

它叫「淘寶」,一隻可愛的金毛,從事導盲犬工作已有幾年,今天它被主人賦予神聖的使命,一路陪伴並保護交警小姐姐。

變故卻發生的很快。

在公車上,他們遭到嚴厲的拒絕和群起而攻的辱駡。  「這不是寵物,這是我的導盲犬。

導盲犬是可以上公共交通的。」

「什麼導盲犬,不要說狗了鳥都不讓上」

「這狗咬人了怎麼辦!」

不行,就問你你下還是不下。

「讓你不要坐 非得耽誤大家時間.....」

鏡頭裡眼縛白紗的莉姐,茫然而無助的蒼白辯駁著。

看不見的黑暗裡,看不清那些人的臉,她想解釋,想留住「淘寶」,卻只能一次次湮滅在四面八方的責駡裡。

一定很絕望吧。

所以連它也哭了。

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一隻不會說話的狗和一個不能視物的主人。

狗不會說話,尚且知道不要亂吠傷人;

人不能視物,還能看懂這世間的規則。

早在18年,公共交通就已經普及了導盲犬乘坐資格。

身為公車司機,不知行業規則,是失職;

不分青紅皂白辱駡驅趕盲人,是失德。

趕導盲犬下車?誰給你的權利?

你沒瞎過,你真的不懂盲人的世界,到底有多艱難。

在這次事件裡,最讓顏顏寒心的,不是導盲犬的眼淚,也不是莉姐扮演的盲人小姐姐的手足無措。

而是事件發生時, 圍觀群眾這麼多,竟然無一人替莉姐解圍。

那麼多的人,要麼厭煩的冷眼旁觀,要麼刺耳的加入聲討,人人義憤填膺,好像面對不是一個眼患殘疾的弱女子,而是什麼惡臭無比,人人避之不及的病毒。

你看,這還是一場有預謀的演習

今天我們在鏡頭裡看到一位盲人被刁難。

鏡頭之外,就有千千萬萬導盲犬和他們的主人,還在無邊的黑夜裡哭泣。

「淘寶」 的主人,正是一位鏡頭外的「獨行人」。

一個人的漫長黑夜裡,導盲犬「淘寶」曾是他唯一的光。如今這光,卻也被熄滅了。

「計程車看到我們會拒載。」

「從14年有了導盲犬,幾次在車門那,就被公車司機推倒了。」

他的話很少,他的狗也是,相對沉默的兩個身影,定格成了記者鏡頭裡無聲的譴責。

國內近這幾年來,頻頻曝出導盲犬受辱事件。

還記得2017年,就在一間超市門口,一位顫顫巍巍的失明老人就遭到了超市老闆的無恥呵斥與推嚷。

他的導盲犬感受到牽引繩的波動,當即護主,被超市老闆夥同周圍人亂棍毆打,哀叫連連。

還有一位醫生,4年前被診斷出患有角膜病變,喪失視力。是他收養的導盲犬狗狗幫助他日常出行,甚至幫他跑腿接待客人。

然而每次回來之後,狗狗的狀態和走路方式都極其不對勁,時不時有哀鳴,醫生在狗狗身上安裝了攝像頭,把影片給朋友看完才殘忍發現。

每一次狗狗牽引他出去,都有路人惡意朝他們扔石子,排隊時用雨傘戳導盲犬背部,故意踢攘狗狗

而這一切,都在他眼皮底下默默發生。

我國大約有1700萬左右的盲人,每100人中就有一個失明人士。

但是你在路上偶遇盲人的幾率,不到千分之一。

他們就像無處遁形的異形人,被這個飛速擴張的高筋水泥世界驅逐,被日夜嘈雜的聲色犬馬丟棄,最後龜縮在一窗一戶的黑洞裡,耳聽熱鬧,行若鬼魅。

他們是城市陰影下的失明人,就像一滴滴最濃郁的黑,加深著這個城市光明照不到的底色。

導盲犬的陪伴感,忠誠度,職業性,明明是我們這個世界能給予他們的最後的溫柔。

有些人卻生生用歧視和無知,讓這一份光明淪為了負擔。

我們總口口聲聲喊著生而為人的同理心,罪惡發生在眼前,卻又充耳不聞,視而不見。

你告訴我,究竟是誰瞎了?

你知道嗎?

你不屑一顧喊打喊罵的導盲犬,在全國的數量,不足200只。

而中國有1700萬盲人, 導盲犬的珍稀程度,堪比國寶大熊貓。

每一隻身著制服的導盲犬,背後都是無數人的心血和無數個日夜的栽培。它們一點不比一個訓練有素的戰士輕鬆,卻背負了太多責任和輕視。

它們的溫順,稀有,訓練有素,成了它們不幸的根源。

梁佳是中國第一家導盲犬訓練基地的主任助理,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她一遍遍對著鏡頭重複強調:

「導盲犬並沒有攻擊性。」

「它們不是寵物。」

說到最後,已語帶哽咽。

梁佳說,狗的攻擊性分為兩種,一種是遺傳性的,另一種受後天行為條件反射影響。

而每一隻導盲犬,都是從三代無攻擊性記錄的品種中選出,再經由兩到三年強度極大的訓練,徹底磨平攻擊性。

完成訓練的導盲犬,有著驚人的馴服度和忍耐力。

最極端的案例就是2014年8月,在日本崎玉縣,一隻名為「奧斯卡」的拉布拉多導盲犬在引導主人前往工作地點途中,腰部被尖銳物體刺傷,但仍一聲不吭,憑藉高強耐力把主人平安送達。

在大連導盲犬訓練基地,還有個遊客的必備參觀項目—— 黑暗體驗。

梁佳說,她特別希望把地鐵的工作人員請來,請他們和導盲犬的使用者面對面親自感受。

「只有真正在黑暗中走過,才會真正體驗到為什麼導盲犬是盲人的眼睛。

「而不是活在他們自己的想像中,想像導盲犬可能有什麼危險」。

你看過《導盲犬小Q》嗎?

一個中年男人和他星星般明亮的「眼睛」。

如果你看過,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一個純潔美好的生命,為了人類的脆弱和不足,年復一年堅守著和使命。

是不是也會被這樣忠心耿耿的深情打動,寧願釋放一些小小的善意,不要驚擾這一對相依為命的靈魂。

沒有誰是生來活該。

這世上還有千萬的盲人在排隊等待著他們溫暖的「眼睛」,還有數只的導盲犬在為它們的歸宿和使命堅守。

千萬別再因我們健全人的狹隘,自私,無知,再把他們光回黑暗的邊緣。

最後,顏顏想要對話一些人:

無論是太原冷眼旁觀的公車眾人;

還是那些狗都不如踢打傷害導盲犬的暴徒;

或者那些「命比天貴」「生來反萬物」的精緻利已主義者們。

我想問問他們:

「這個世界,憑什麼只是你們的?」

有的狗活著還為世界創造價值;

有的人行走在路人就像披著人皮的小丑,人狗路過,都要被他噁心一把。

顏顏記得去年看過一個關於導盲犬的新聞。

台中12路的公車司機王師傅,在某次工作時,碰巧遇到了正在工作中的導盲犬Betty上了自己的車,一路都在興奮地喊道: 終於讓我載到它了耶!!!

隨後的四十分鐘,王師傅一直都開著廣播快樂的跟車上乘客普及關於導盲犬知識,比如:

這麼暖心的公車師傅,真的現在想起來都是滿滿的感謝。

你們看,所有的問題都有人做過正確解答

哪有什麼少見多怪,善良明明就是唯一的答案

推特上還有一個小姐姐分享了一個關於導盲犬的小知識:

導盲犬從上崗的那一刻起,就是主人的眼睛和耳朵,它們高度專業,在關鍵時刻做出的每一個判斷和動作,都至關重要。

如果你看到一隻身穿制服的導盲犬突然向你跑來,而它的主人不在身邊……

很大的可能是它的主人遇到問題,需要幫助。

還請你伸出援手或者找路人幫忙。

我知道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不完善的制度,不美好的人心。

我也知道導盲犬的普及和處境還面臨著許許多多困難。

但是顏顏一直相信每一篇文章,每一個字的力量,它最終會回聲無數,成為我們這個世界的嘹亮共識。

你真的不會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

但是對殘障人士的幫助,對萬物生靈的善意,永遠可以在今天就踐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