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10歲男孩默默「照顧坐輪椅同學4年」 媽媽心疼勸「累了可以不要幫忙」兒子回應哭了

王蔷 2020/07/02 檢舉

在大學城西麗實驗小學的校園裡,總會看到這樣一幅暖心的畫面:一個胖墩墩、濃眉大眼的10歲男孩,推著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同學,上課、放學、如廁……一路上有說有笑。

推輪椅的男孩叫韋涵宇,輪椅上的同學是他的同學小睿。一年級入學時兩個孩子成了同桌,也成了一對形影不離的好友。一年級下學期,患有「漸凍症」的小睿不得不坐上輪椅,同桌小宇便主動當起了「護花使者」,和他做遊戲,幫他交作業,扶他去洗手間,攙他去活動室……每天十餘次從輪椅上抱起、教室椅子放下,四年如一日,兩個10歲的小朋友寫就了深圳校園裡一段平凡而真摯的友情。

「我身體結實 我扶得住小睿」

四年前,西麗實驗小學一年級新生中出現了一個走路跛腳的男孩兒小睿,他站起來需要扶著牆或桌子,行走時還容易摔跤。小睿是一個DMD患者,俗稱「漸凍人」,是由於遺傳或基因突變引起的肌肉變性疾病,全身肌肉自下而上會發生進行性萎縮無力。

身體健壯的同桌韋涵宇主動提出做小睿的「拐杖」,「我身體結實,那個時候,班級只有我能扶得住小睿。」小睿胖墩墩的,比同齡人有「分量」些,確實很有安全感。

學校瞭解到小睿的情況後,竭盡所能提供著幫助:教室始終被安排在一樓,挨著的走廊裡安裝了扶手,門前的幾級臺階鋪設了緩坡,最近的衛生間安裝了坐便……

師生們都期待奇跡出現。

輪椅推得比專業護工還嫺熟

可一年級下學期,小睿還是坐上了輪椅。從此,小宇的雙手便再也沒離開過小睿的輪椅。每天上臺階,下坡,十幾次抱上、放下,小宇成了小睿的「私人看護」。

後來,韋涵宇發現自己竟然可以一個人把小睿抱到輪椅上,再把小睿抱回到座位。他推輪椅還推出了專業經驗:下坡和下臺階時,把輪椅倒過來;上臺階時,壓住把手,把小輪子先落到臺階上,再把大輪子推上去;停下的時候,先扳下刹車制動,再把小睿的腳從踏板上抬起來,然後收起踏板……輪椅推得比專業的看護員還嫺熟。

現在,課間小睿上廁所,去電腦室上課,都是韋涵宇負責。每天中午放學,他總是把小睿抱到輪椅上,再和午托班的老師一起推著小睿去託管班,之後,自己再折回家吃午飯。中午上學時,他總是提前半個小時,就從家裡出發,跑到託管班,再幫忙推輪椅。晚上放學,他會陪著小睿一起等到小睿父母下班過來,並幫著把小睿抱到輪椅上,才肯放心回家。

今年,班級從窄小的臨建教室搬到了寬敞的新教室,韋涵宇比中了大獎還高興,因為教室後面空間大了,小睿的輪椅可以收起來直接放在後面了,小睿行動更方便了。

將小夥伴的大事小事記心上 快樂著彼此的快樂

體育課時,小睿沒法參與,小宇就陪著他坐在邊上,一邊聊天,一邊看其他同學運動;小睿不小心摔跤了,他就趕緊跑上去把小睿扶起來。他常陪小睿說話,有時他會帶一些課外書和小睿一起看。

韋涵宇是個胖孩子,一動就是一身汗,他的媽媽見了心疼,曾勸他,若累了就換別的小朋友照顧小睿,大家可以輪流幫忙的。期間,班主任李捷也曾給小睿分配了其他同桌,全班同學們在小宇的帶動下也積極主動照顧小睿。然而,只要小睿有需要,韋涵宇永遠都會第一時間來到他身邊。小宇說:「看到他為難,我心裡就不舒服。」

一次,小睿摔倒在一個角落裡,匍匐很久都無法站起來,自尊心極強的他始終不願開口叫同學尋求幫助,直到老師發現了他,這讓小宇自責不已。從此以後的課間,小睿在哪裡小宇就在哪裡。

平常韋涵宇話很少,可他倆在一起,時而竊竊私語、時而開懷談笑,總有說不完的話。韋涵宇就是這樣,把小睿的大事小事都記在心上,快樂著他的快樂。轉眼間,兩個小夥伴守望相助了四年。

老師同學都稱他「暖心小白」

「我有一個遺憾,由於小睿的病情比較敏感,做了他們兩年班主任,卻從未當眾誇獎過韋涵宇。」李捷老師不由地濕潤了眼眶。現任班主任吳心宇告訴記者,小睿堅信自己能好起來。於是,她和李捷一樣,從未在班級提過小睿的病情,只是默默呵護著他。吳老師說,「‘苔花如米小,也似牡丹開’,韋涵宇心底的善良和柔軟似牡丹一樣明豔,溫暖著整個校園,現在,師生們都叫他‘暖心的大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