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2次被頂替的農家女在杭州買房,同學:她頂替你又怎麼樣?現在過得還不如你

苟晶,42歲,面容白皙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是一張標準的國字臉,曾被同學戲稱為"學霸臉"。

從小到大,擁有"學霸臉"的苟晶基本沒掉出過班級前五,哪怕是高三的尖子班。滿分900分,她平常都考700分以上,所以,苟晶從來沒有想過會落榜,不出意外的話,她會上北京的大學,擁有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

全班56人,唯獨自己落榜

1997年,七月,19歲的苟晶騎上了家裡唯一一輛二八自行車,頂著烈日,騎了30裡路趕到濟甯實驗中學。

一路上,她都在憧憬著美好的未來,能去北京上大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以後找一份好工作,減輕家裡的負擔。

然而,穩操勝券的苟晶卻被前面的畫面驚呆了,她看到了自己的分數,500分出頭一點,紅底黑字,非常扎眼,班裡的最低分。

苟晶至今記得,班上56名同學,除了成績最差的一位同學上了大專,其他同學都上了大學。只有苟晶自己,連大專也沒考上。

不認命選擇複讀,再次落榜

和來時的意氣風發不同,回時的苟晶都忘了自己怎麼回到的家,想到務農的父母,輟學供自己讀書的二妹。還在讀小學六年級的三妹,苟晶悲痛欲絕。

十年寒窗苦讀換來如此結果,苟晶不願認命,選擇複讀。

那一年她經歷了什麼,只有她一人知道,多少次日日夜夜的堅持,多少次被憋回去的淚水,父母姐妹殷切的眼光,都帶給她無限的壓力。

不過幸好,付出得到了回報,在高考兩周前的那場模擬考試中,在全區幾萬名學生裡,苟晶考取了第四名,同學們羡慕的眼光讓她覺得,這次沒有問題。

然後命運再次給她開了一個玩笑,滿心期待的苟晶在隔壁鄰居家裡通過電話查詢獲知了分數。她不敢相信,含著眼淚又騎車30裡去了學校。

還是那個結果:只比去年多了兩分。她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出學校的,她想不通。在之後的兩個月裡,苟晶閉門不出,家人害怕她會發瘋,但她沒有。

沒有填志願卻收到一封錄取通知書

1998年8月,苟晶收到了來自湖北黃岡一所中專院校的錄取通知書。詭異的是,她根本沒有報考那所學費昂貴的學校,但在父母的勸說下,苟晶來到了這所學校。

苟晶回憶,那所位於黃岡的中專,所處之地一片荒涼,在苟晶眼中,"根本就不像個學校,連我們高中都比不上。"

隨後,她被分在發配電專業。可令苟晶覺得訝異的是,班級同學的生源地都很集中:兩人來自福建南平,三人來自陝西銅川,其餘都是來自山東濟寧或濰坊。

"福建那麼大,為什麼都是南平的?陝西那麼大,為什麼都是銅川的?山東那麼大,為什麼都是濟寧的?"如今回想起來,她覺得處處都蹊蹺。

一年半後,苟晶退學,"因為這一年我什麼也沒有學到。"

曾滿大街兜售過化妝品,進過傳銷

退學後的苟晶,獨自一人來到浙江打拼,她曾經在杭州騎著自行車,滿大街銷售化妝品、軟體,烈日下每天騎幾十公里,晚上累得全身骨頭疼,也曾被騙入傳銷團體,幸而及早逃出。

2007年,苟晶在自己家裡開起了淘寶店,生活穩定,家庭幸福,但大學,依舊是她心裡難以越過的一個坎,她覺得自己應該親近文化,所以在杭州買的房就在一所大學對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