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回來了!」 女兒千辛萬苦抵家奔喪 -

「爸,我回來了!」 女兒千辛萬苦抵家奔喪                               



記者: 鄭素瑾攝影: 林德和(馬六甲30日訊/獨家報導)「爸,我回來了!」「老翁因糖尿病逝世,身在新加坡工作3子女恐無法送終」;死者幼女汪曉佩今早終在救護車護送下,從新山抵達喪府,但只允許在喪府逗留2小時,隨後送往甲市某酒店隔離。另2名子女,即獨生子汪峽沂(32歲)已從新加坡入境新山,目前等著安排返回馬六甲家鄉,大女兒汪曉倩(33歲),因身體不適,仍留在新加坡。



汪曉佩在父親靈前上香。



汪曉佩瞻仰父親遺容時,神情哀傷。汪曉佩(30歲)於今早10時從新山出發,約在中午12時30分抵達甲市甘榜拉班的住家。民防局隊員從救護車下車後,先向死者汪來忠(67歲)遺孀許淑娟(62歲)解釋,幼女雖獲准返家,但只能逗留兩小時,且必須與在場者保留社交安全距離。汪曉佩在父親靈前上香及瞻仰父親遺容後告訴《中國報》,她於本月22日原本提早回甲探望入院的父親,結果從新加坡入境我國當天就被隔離。她說,根據程式,所有從新國入境我國都必須隔離,且必須進行3次檢驗。



經過多天體檢,汪曉佩(左)雖返家,但必須與母親許淑娟保留社交安全距離。



醫務人員先向家屬闡明,死者幼女雖獲准返家,但必須保留社交安全距離。她於23日就進行第一次檢驗,沒想到,父親於27日病逝,她立即告訴負責人,同時要求讓她返甲奔喪。「醫務人員說可讓我‘優先’進行體檢,孰知,拖至29日下午才體檢,完成體檢後已是晚上10時,導致我被迫在隔天才能回家。」她說,哥哥汪峽沂昨日才進入新山,還沒進行體檢,不過,哥哥已向當地議員求助,希望能加速讓哥哥返甲,以趕得及於明日舉殯送父親最後一程。患有糖尿病的死者汪來忠是於本月27日清晨6時許,在甲中央醫院求醫近兩個月,疑細菌感染而病逝。3名身在新加坡工作的子女,嘗試要求返甲奔喪,沒想到,必須進行諸多程式,擔心無法送父親最後一程。



汪曉佩愁容地享用母親准備的午餐。




《中國報》獨家報導有關老翁病逝,等子女奔喪新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