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家後人,從貴族淪落到擺地攤,「可我還是姓蔣啊」!

對於很多人來說,歷史很遙遠,但是對於他來說,歷史很近,他的家庭就是歷史,歷史就發生在他身上。

他叫 蔣友柏,蔣介石的曾孫,蔣家第四代後人。



蔣友柏

他被稱為末代皇孫、最後的貴族、離中國近代史最近的人,但他的大半生,都在努力與歷史、與政治劃清界線,卻始終無法逃離這個姓氏帶給他的陰影和牢籠。

今天,波叔就給你講講他的故事。

01

2017年新年剛過,蔣友柏在自己創立的橙果設計公司臺北辦公室裡,正帶領同事們燒香拜拜,祈求新的一年公司一切順利。

這是紀錄片《我的時代和我》開頭的一幕。上一秒,他還在將焚香舉至頭頂,虔誠地閉眼祈福;下一秒,他就用一口流利的英文,與一位外籍同事開玩笑。



蔣友柏帶領同事燒香拜拜,祈求公司順利。

在他的身上,有一種很迷人的 矛盾性。儘管思維方式和工作風格都是西式的,但從小讀四書五經的他,身上仍保留著傳統東方文化不可磨滅的痕跡。

這一切,都得歸功於他獨一無二的成長經歷。

1976年,蔣介石去世次年,曾孫蔣友柏出生。在12歲之前,他從未懷疑過自己是以後要當總統的「天選之子」。



蔣家世系表,蔣友柏是第四代。

小時候的蔣友柏,過的是真正「政治貴族」的生活。他每年都在紐約過聖誕,曾祖母蔣宋美齡親自輔導他的英文功課,在家宴上,他親眼目睹畫家張大千即席揮毫作畫。

他穿衣有傭人服侍,出門有兩個保鏢跟隨;上學忘記帶課本,就差使保鏢回家拿;就連老師批改考卷,都會先告訴他哪裡錯了,他改過來老師再打分,所以他的成績都很好。

小時候,我真的就像擁有一個阿拉丁神燈似的,心想事必成,要什麼有什麼。



蔣家合影,右一為蔣友柏。

可是,在蔣友柏12歲的某一個晚上,父親蔣孝勇走進他的臥室,通知他:我們要移民加拿大了。於是,他的阿拉丁神燈彷彿在一夜之間被人奪走。

那是1988年,他的祖父蔣經國去世,台灣政局地動山搖,風雨欲來。蔣孝勇為了遠離政治,於是舉家移民,「逃」到了蒙特利爾。

傭人、隨從、司機全都不見了。蔣友柏再睜眼從床上醒來,就已身處一個陌生的國度,周圍說的都是陌生的語言了。在異國他鄉,沒有人承認他貴族的身份,他從大陸來的同學,當面罵他是「蔣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