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不在了以後,他的三個哥哥每月寄生活費,兒成家後,我回鄉送房送車

王蔷 2020/07/06 檢舉

我的丈夫已經去世將近十多年了。他是一個多好的人啊。

我沒有改嫁,一直住在老房子裡,從沙發到窗簾,再到茶几上的小擺件。

每一件都是我為了懷念丈夫。

我丈夫長的氣宇軒昂,我和他在上世紀70年代末認識。

丈夫和我姐姐在一個地方工作,我姐就覺得他才貌雙全,於是就把他介紹給我。

我那時候活潑開朗,唱歌跳舞樣樣都在行,也比較高傲,於是回信拒絕了。

我們太有緣分了,有些事情是命中註定的。

我的信沒有寄到姐姐手上,姐姐就以為我答應了,於是就讓丈夫寫信跟我交往。

我在半個月後第一次收到了他的信,他的文筆很好,還有一張一寸的小照片。

我看著他清瘦俊朗的模樣,於是接受了他。

我們一直書信來往,大約半年多以後,我們見面了。

那天我們在公園門口的台階上相見,顯得都非常青澀。

他也坦白,他們家特別窮,他有三個哥哥,家庭很困難,怕我嫌棄。

他當時向我許諾:雖然他現在一窮二白,但是以後一定會努力,給我一個大房子。

我父母反對我們在一起,可是我還是嫁給了他。

後來我們一起去西藏支教,我們在西藏呆了三年多,期間我生了兒子。

西藏那個地方空氣很稀薄,天地都是灰黃色的一片,環境很惡劣。

可就是在這種條件下,我們一家三口生活的十分開心。

藏族人很好,我去上課,他們就會幫我帶我的孩子。

過年的時候,鄰居會給我們送來煮好的羊肉和牛肉。

後來我們又回到了故鄉,丈夫被調去了市區在學校教書,我也在市區找一份幼師的工作。

我們一直住在老公學校的職工宿舍裡面,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我們夫妻倆一起又生活了將近十年多,兒子也十幾歲了。

老公已經升職為高級教師,又是學校數學組的組長,那時候工資已經很高了。

丈夫看中了一套房子,在市區中心,那戶人家急著要出國,就把房子轉賣給我們。

房子挺大的,但是也很貴,僅僅首付就耗盡了我們十幾年所有的積蓄。

那是零幾年的時候,有段時間丈夫不停的咳嗽,我勸他去看醫生,他總是推辭著。

後來我拖著他去醫院做了檢查,才知道原來是肺癌。

我們去醫院檢查以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拖到小區的售樓部,要求把戶主的名字改成我。

我當時哭著不簽字,我說:房子先不買,等病好了再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