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出打工幫哥嫂還債,回家見一拾荒老人,忍痛把哥哥家砸了

王蔷 2020/07/04 檢舉

我家是農村的,家裡有個哥哥,我倆相差十八歲,聽我媽說,她一直想有個女兒,但生完哥哥後一直懷不上,好不容易懷上我了,她那個時候已經四十了。

在村子裡,四十歲還生孩子已經是村子裡笑話了,但是我媽不管村裡人閑言碎語,還是堅持把我生了下來。

我出生後,我爸卻意外受傷去世了,所以,村子裡都說我是剋星,命不好。

但是,我媽不信這些,依然對我很好,把我養的白白胖胖的。自從我懂事之後,知道我媽一個人拉扯我和我哥不容易,尤其是我哥都三十了還沒說上媳婦,我媽也著急。村裡姑娘都嫌棄我家是舊房子,不願意嫁到我家。我媽為了給我哥蓋房子,自己省吃儉用的,也把自己前半輩子存的錢都拿了出來,東湊西湊的,也向那些能借錢的親戚都借了,好不容易蓋上房子,也托媒人給我哥說媳婦。

好像老天開眼了,終於有姑娘不嫌棄我家,肯和我哥結婚了。我想著我媽終於可以休息休息了,苦日子也算告一段落了,但沒想到,我哥和我嫂子才結婚五年,兩個人都不好好掙錢,還迷上了打牌,我媽也勸他們好好掙錢,但他倆說打牌掙錢來的快,我媽也很無奈。

我哥他們剛開始玩牌只是出小錢,可是越玩越大,一晚上就幾千幾千的花錢,不知不覺就欠了好多錢,我家裡開始來了好多壯漢,逼我哥還錢,我哥拿不出錢來,那些人就打我哥,我以為我哥會因此戒賭,但是他還是去打牌,嫂子也去,最後欠了一屁股債。

我媽都六十多的人了,每天給我哥操心,夜裡偷偷哭,我看不下去了,我覺得我不能讓我媽在這樣操心,我要幫我哥還錢,早點幫我媽擺脫這煩心事。

我去城裡之前,和哥哥談了談心,他也像我保證,說要戒賭,好好掙錢還債,我也安心去城裡了。

在城裡我一天打十幾份工,累的腰酸背痛的,但是我也不喊苦,因為我想賺更多的錢,好早點幫哥哥還完債。每月發完工資,我就留一部分吃飯租房子的錢,其他的都寄給哥哥。我打電話問哥哥是不是在掙錢,聽哥哥語氣和態度,我覺得他應該真的是悔過自新了。我努力打工覺得也看到了希望。

眼看要元旦了,我也好久沒見我媽了,想著是時候回家看看她,就在家呆一天我就回城裡。我給我媽買了一些吃的,急急忙忙往家趕,想快點到家。

剛進了村子,我就看到村頭垃圾堆有個老人穿的破破爛爛的,在垃圾地裡撿東西,頭髮也很淩亂,擋著臉看不清是誰,我心裡還暗想,又是那個不孝順的人,把自己老人逼出來撿垃圾。我還暗下決心,我一定好好孝順我媽,將來可不能讓她像這個老人一樣。

我好心幫他們打工還債,他們不報恩就算了,還這樣壓榨我媽,你說說,他還配做一個兒子,做一個人嘛?

我回到家裡,喊了兩聲沒人回應,我以為我媽和我哥出去了,就坐在院子裡等他們。

過了一會,有個人背著袋子進來,這一身打扮,這不是剛剛撿垃圾那個人嘛,我剛說要攆她出去,就聽見她喊了我的名字,聲音是那麼熟悉。

我當時整個人都愣了,這個人原來是我媽啊,我媽怎麼成這個樣子了,我剛說要問我媽怎麼回事,我哥正好回來,還哼著小曲進了院子,看他這一身乾淨俐落的樣子,我知道他沒去幹活,肯定又去打牌了。

我哥看到回來了,轉身要溜走,我立刻叫住他,我質問他,我媽怎麼成這個樣子了,我哥見這事情瞞不住了,只好承認自己沒有幹活,電話裡說的那些都是騙我的,他和嫂子還是在打牌,我每個月寄給他們的錢,他們拿去又打牌了,他們手裡沒錢了,就管我媽要,最後逼著我媽去拾荒還錢,我一聽,內心怒火按壓不住了。

我拿起院子裡棍子,朝著哥哥的屋子砸了過去,他騙我,他還逼我媽去拾荒,你說這事人乾的事嗎?他這個不孝順的人,不配在這個家呆著,他連一個畜生都不如,我就算砸了他的房子,也緩解不了我內心怒火,也不能彌補他對我媽做的壞事。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